8455澳门新

尧让天下于许由曰:“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;其于光也不亦难乎!时雨降矣而犹浸灌;其于

  尧让天下于许由,曰:“日月出矣,而爝火不息;其于光也,不亦难乎!时雨降矣,而犹浸灌;其于泽也,不亦劳乎,夫子立而天下治,而我犹尸之,吾自视缺然,请致天下。”许由曰:“子治天下,天下既已治也,而我犹代子,吾将为名乎?名者,实之宾也;吾将为宾乎?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;偃鼠饮河,不过满腹。归休乎君,予无所用天下为!庖人虽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!”

  B.尧将许由比作日月,比作时雨,而认为自己只是爝火,浸灌者,通过对比突出了许由的伟大和自己的渺小。

上一篇:不如高卧且加餐(毒鸡汤)

下一篇: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;时雨降矣而犹浸灌